2020年,各经济体忙于控制新冠肺炎疫情,导致全球GDP损失数万亿美元。对比2019年3.58亿吨的需求量,2020年的小幅增长体现了全球液化天然氣市场的韧性和灵活性。

年初,全球液化天然氣价格创下历史新低,但由于亚洲部分地区需求的恢复、冬季购买量的增长和供应紧缺的情况,液化天然氣市场结束了长达12个月的低价状态,达到6年来的最高点。

壳牌一体化天然氣、可再生能源与能源解决方案执行董事魏思乐(Maarten Wetselaar)表示:“液化天然氣(LNG)为世界提供了新冠肺炎疫情期间所需的灵活性能源,显示了其在史无前例的特殊时期满足人们生活和生产的韧性和能力。”

“世界各国和包括壳牌在内的各大公司正在努力实现净零排放目标,并致力于创建低碳能源系统。天然氣和液化天然氣作为最清洁的化石燃料,在为世界提供能源和推动净零排放目标方面发挥着核心作用。”

当应用在发电领域,天然氣排放的温室气体比煤炭少45%至55%,排放的空气污染物不到煤炭的十分之一。

亞洲需求反彈

疫情爆发后,中國和印度对液化天然氣的需求率先出现复苏。中國液化天然氣进口量增加了700万吨,达到6700万吨,同比增长11%。

随着中國宣布到2060年实现碳中和的目标,我们预计液化天然氣需求将继续增长。天然氣在建筑、重工业、航运和重型公路运输等减碳困难领域可发挥关键作用。

2020年,印度借力液化天然氣的低价优势,进口量增加了11%,以补充其国内天然氣产量。

另外两个主要的亚洲液化天然氣进口国——日本和韩国,也在2020年宣布了净零排放目标。为实现目标,韩国计划到2034年将24座燃煤电厂改用燃烧更清洁的液化天然氣。

欧洲的需求加上美国灵活的供应帮助平衡了2020年上半年的全球液化天然氣市场。然而,下半年其他地区的供应短缺、结构限制和极端天气又导致液化天然氣价格上涨。

2040年液化天然氣市场展望

总体而言,到2040年,全球液化天然氣需求量预计将达到7亿吨。随着亚洲各国国内天然氣产量的下降,以及利用液化天然氣替代高排放能源解决空气质量问题并实现减排的目标,预计亚洲将推动近75%的液化天然氣增量。

例如,2020年,为支持超过50万辆液化天然氣燃料车辆的能源需求,中國重型运输行业消耗了近1300万吨液化天然氣,这一数字几乎比2018年增加一倍。以液化天然氣为燃料的航运数量也在增长,预计到2023年将增加一倍以上,全球液化天然氣船舶数量将达到45艘。

随着需求的增长,新投产的液化天然氣产量将低于预期,供需缺口预计将在本世纪20年代的后半期出现。例如2020年宣布新增液化天然氣产量仅300万吨,远低于预期的6000万吨。

预计未来液化天然氣需求的一半以上将来自有净零排放目标的国家。液化天然氣行业需要在价值链的各个环节进行创新,以降低其碳排放量,并在减碳困难的行业中发挥关键作用。

点击查看壳牌 2021《液化天然氣(LNG)前景報告》(英文版)
www.shell.com/lngoutlook

媒體問詢:

壳牌中國集团发言人
苗奕
電話:010-65295185
電子郵件:jessica.miao@shell.com

?

免責聲明:

荷兰皇家壳牌有限公司直接或间接投资的公司是各自独立的实体。为方便起见,本新闻稿有时使用“壳牌”、“壳牌集团”和“荷兰皇家壳牌”来泛指荷兰皇家壳牌有限公司及其旗下子公司。与此相似,文中还使用“我们”和“我们的”这样的词语来泛指这些子公司或为这些子公司工作的人们。当指明特定的公司并无任何实际意义时,文中也使用这些表述。本新闻稿中所使用的“子公司”、“壳牌子公司”和“壳牌公司”指荷兰皇家壳牌有限公司通过持有多数表决权或有权实施控制性的影响从而直接或间接控制的公司。文中所使用的 “关联公司”或“联合公司”指壳牌有实质性的影响但尚未控制的公司, 而 “联合控制实体”指壳牌和其他第三方共同控制的公司。为方便起见,“壳牌权益”指壳牌在一个企业、合伙组织或公司中排除所有第三方权益后持有的直接或间接的所有者权益。本新闻稿包含以下前瞻性非公认会计原则指标 :调整后收益、现金资本支出、基本运营费用和资产剥离收益。上述前瞻性非公认会计原则指标无法调整成最具可比性的公认会计原则财务指标,因为调整所需的某些信息取决于公司无法控制的未来事件,例如石油以及天然氣价格、利率和汇率。此外,若要估计出符合公司会计政策、且达到必要的精准度的公认会计原则指标,是极其困难的且需要投入过度努力。未来期间的非公认会计原则指标无法调整成为最具可比性的公认会计原则财务指标,其计算逻辑与荷兰皇家壳牌公司财务报表中采用的会计政策保持一致。

本新闻稿包含关于荷兰皇家壳牌有限公司的财务状况、运营结果和各项业务的前瞻性陈述。除历史事实之外,所有其他陈述均是或可能被视为前瞻性陈述。前瞻性陈述是指,基于管理层的当前预期和假定,而做出的关于未来预期的陈述,其中包含已知和未知风险及不确定因素,可能导致实际结果、业绩或事件与前瞻性陈述中明示或默示的情况大相径庭。前瞻性陈述包括但不限于,有关荷兰皇家壳牌有限公司可能面临的市场风险的陈述以及表达管理层的预期、信心、估计、预测、计划和假设的陈述。这些前瞻性陈述是指使用诸如“预期”、“相信”、“可能”、“估计”、“希望”、“打算”、“可以”、“计划”、“目标”、“展望”、“也许”、“预计”、“将”、“试图”、“目的”、“风险”、“应当”以及类似词语或表述的陈述。荷兰皇家壳牌有限公司未来的运营可能受到诸多因素的影响,使得其运营结果与本新闻稿中的前瞻性陈述差别迥异。这些因素包括(但不限于):(a)原油和天然氣的价格波动;(b)壳牌集团产品的需求变化;(c)货币汇率波动;(d)钻探和生产结果;(e)储量估计;(f)市场损失和行业竞争;(g)環境风险和自然风险;(h)查明合适的潜在收购财产和目标以及成功谈判并完成交易的相关风险;(i)在发展中國家和受到国际制裁的国家从事业务的风险;(j)立法、财政和法规方面的发展,包括应对气候变化的法规性措施;(k)不同国家和地区的经济金融市场条件;(l)政治风险、项目延期或提前、审批和成本估算;(m)传染病所造成影响的相关风险,例如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爆发;以及(n)贸易条件变化。本声明不保证未来的股息支付将匹配或超过以前的股息支付。本声明中包含或提及的警示陈述明确限制了本新闻稿所包括的全部前瞻性陈述。读者不应不适当地依赖于前瞻性陈述。关于其他可能影响未来业绩的因素,请参见皇家荷兰壳牌 20-F(截止到 2020年12月31日,可登录 www.shell.com/investor 上打开 或 www.sec.gov 娤螺d),讀者就此同樣應給予考慮。所有前瞻性陳述僅應截至本新聞稿發布之日(2021年2月25日)有效。荷蘭皇家殼牌有限公司及旗下任何子公司均無義務公開更新或修改任何前瞻性陳述以反映新信息、未來事件或其他信息。由于上述風險,結果可能嚴重偏離本新聞稿的前瞻性陳述中明示、默示或隱含的情況。

在本新聞稿中,我們可能使用了SEC准則嚴格禁止在向SEC提交的文件中使用的詞語如資源。敦促投資者仔細考慮我們在表20-F、文件編號1-32575(可登錄SEC網站 www.sec.gov 下載)中披露的信息。